PCC靈修分享園地

關於部落格
  • 355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轉貼] 宏潔的故事

我受洗時間不長,沒有高深的靈修和神學功底,但我仍然不忘一個基督徒的使命,要把福音傳到地極,我的傳教方法其實與其他基督徒的傳教方法沒有什麼區別,這是一篇我去年寫成的親身經歷,這裡面沒有任何誇張和虛構,希望對你能有參考作用。

   各位親愛的網友,我愛你們,明天我就要動身去上海工作了,感謝主,同時也感謝領導對我的信任。薪金幾乎增加了一倍(偷著樂)。謝謝你們。就要離開了,我奉獻給大家一篇親身經歷的事寫成小文,也是本身的一點感受,希望網友們喜歡,也希望網友們常懷一顆愛心,對我們這個社會多一點貢獻,我想,人活著就是為了使他人更快樂,如果你找不到幸福,找不到快樂,那麼幫助別人吧,因為有愛心的人樂意無私奉獻的人是永遠快樂的人。

一、 相識

   2006年7月中旬,我經常會到一個在大學做教授的姊妹家中探訪,她住在高尚住宅區,途中要經過一棟老舊的平房,總能看到一個臉色蒼白的年青人(後來知道和我同齡),坐在路邊的小椅上,像一尊雕像一動不動,目光望向遠方的天際,似乎要透過天上的浮雲看穿什麼。一個人不是遇到了特殊情況是不可能這樣的,我不能確定他是否需要幫助。

   終於,我忍不住走到了他身邊,順著他的目光向天上望去,那裡除了灰藍色的天空什麼也沒有。我微笑著問他在看什麼?他不言不動,執箸的看著那片天空,仿佛我根本就不存在。於是,我每次來總是到他身邊陪他看天,然後微笑著離開。

   一天當我轉身離開時,他竟開口問我:你是大學的老師吧?我答:我不是。
從那以後,我們認識了。 他叫王宏潔,癌症晚期,生存期還有不到三個月了!

二、 相交

   他曾經有過一個幸福的家,但現在他孓然一身;他曾經有過一個可愛的女兒,但被前妻帶走;他曾經有過一份收入不菲的工作,但企改後他被一次性買斷了;是啊,他曾經……他曾經有過很多的曾經,但那些隻是曾經。

   現在他只有這棟父母遺下的遙遙欲墜的祖屋、一份“死亡判決書”、還有每日等待著死神的來臨,傾聽著死神一步一步踏近的腳步。他望向無垠天空的眼中隻有空洞和絕望,眼神中看不到一點人的靈氣,思維的靈動,也沒有一絲的幽怨和恐懼。

我的淚不知何時流了下來:小劉,不要哭。宏潔的手中擎著一張紙巾。
是啊:呂方唱的《朋友,別哭》真是很切題的心靈寫照:
有沒有一扇窗
能讓你不絕望
看一看花花世界
原來像夢一場
有人哭
有人笑
有人輸
有人老
到結局還不是一樣

有沒有一種愛
能讓你不受傷
這些年堆積多少
對你的知心話
什麼酒醒不了
什麼痛忘不掉
向前走
就不可能回頭望

朋友別哭
我依然是你心靈的歸宿
要相信自己的路
紅塵中
有太多茫然痴心的追逐
你的苦
我也有感觸

我一直在你心靈最深處
我陪你就不孤獨
人海中
難得有幾個真正的朋友
這份情
請你不要不在乎

(各位網友,寫到這裡我流淚了,我敲擊鍵盤的手在擅抖,其實我是個很堅強的人,請原諒。)

三、 相知
1,勇敢的宏潔:
   當醫學已經無奈的承認無法挽救生命時,宏潔的心靈像掉進了無邊的苦海,那海沒有邊際,沒有希望。巨大的恐懼,渾沌,黑暗,如同一片支離破碎的迷霧,整個世界隻有他一個人孤獨地受苦,心中沒有一絲光亮。宏潔在連續的打擊下,竟然挻了過來,等待著最後時刻的到來。無疑他是勇敢的。宏潔,你是最棒的。我為你驕傲。

2,心靈的啟迪:
   生活的熙來攘往中,無處不見到死亡的影子。救護車的長鳴過市,殯儀館的火化爐,還有墓地,時刻在提醒我們,死亡隨時會光顧你我。誰都不知道這時刻何時到來,但我們都心裡明白,那一刻一定來。事實上,全人類都活在死亡的陰影裡。我們所應關心的已不是何時死或者怎樣死,而是死了以後往那裡去。回顧往事前塵,會領悟人生原來是一場與死亡的偉大戰斗,從生的那一刻開始,從未間斷過。我們好像在跟死亡賽跑,最多隻能希望沒有那末快給它追上,盡量設法拖延時間;但最後總是給死亡跑贏。

3,三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薇娜博士是一個英國文學的女教授。她為人虔誠,敬愛上主,深通所授科目。一九五九年五月美國國殤日,她寫了一封信給大學校長美德曼博士,信裡說:“若承賜一點時間在學校周會中宣讀此函,當極感謝。我要趁放暑假前讓大家知道我自己上周五才知道的事。我患病數周,醫生現在才把真相告訴我——我患了癌症,開刀也難挽救。其實,他要是信主,根本用不著為此震驚,他會像你我一樣明白,一個人若生活在主基督面前,行在他的旨意中,生與死都同樣受歡迎。主若決定不久接我去,我會歡歡喜喜地去他那裡,請大家千萬別為我難過。我不會說淒涼的永別,而是向大家道溫暖的再見,有一天,在那蒙福之地,讓我有幸可以掀帘迎你們進來。對你們滿懷愛心的 薇娜(簽名)。”

   寫此信兩周後,薇娜博士回到救主面前。死對她不是痛苦,因為主基督答允過把死的毒鉤去除了。

   第二個故事:有一個著名的不可知論者叫英格索爾的,在他兄弟的墳墓前說過一段著名的話:“永恆像又冷又荒涼的山峰。人生是夾在過去與將來兩座永恆山峰間的薄紗。我們想透過它來看峰後的情景徒勞無功。我們呼喊,回答我們的隻是我們悲呼的回響。” 那是一種多麼灰暗的絕望呀。

   第三個故事:有一次伊麗莎白女王到一位老人的家裡探望,和那老婦人共進下午茶。臨行前問她:“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嗎?”老婦人回答道:“有的。女王,我希望在天國時你也能來看望我。”女王轉過身,很溫柔地對她說:“好的,我會來,我們能夠去那裡是靠著十字架上為你為我流出的寶血。”聖經說,上主是平安的源頭(參約十四27)。他藉十架來施行拯救,流寶血來使人得平安。
   一個接受了一主耶穌基督的人,遇到任何問題,甚至死亡,心中都能有上主所賜的平安;遇到老伴離世、兒女生病、自已失業,你都能泰然處之。你會傷心流淚,但內心有一種連自己都不了解何以會有的平安——鎮定、寧靜、沒有懼怕。

四,相愛

   我的手裡拿著燈,一定要讓燈光照耀。在漆黑一片的世界裡,這光看去小如蠟燭,但是我的責任就是讓光照出去。

   我在吹號。戰爭的喧嘩聲裡,我的號聲幾乎給淹沒;但是我一定得吹,使處在危險中的人能警醒。

   我在燃點一堆火,在這充滿仇恨與自私的冷酷世界裡,我的小小火堆看來於事無補,但我有責任讓火堆燃燒下去。

   我用錘擊打,除了震得手痛之外,好像毫不起作用。但是我得不斷錘下去。有人問一位石匠,靠什麼力量把巨石打裂。石匠回答說:“靠第一錘,靠最後一錘,靠兩錘之間的每一錘。”

   我們有飢餓的世界所需要的糧食。世人忙著搶別的東西填飽肚子,偏偏不要可以止飢的生命的糧;但我們應該不斷把這糧供應世界,供給飢餓的靈魂。

   我們有口渴的人需要的活水,應該繼續大聲呼喊:“來!口渴的人都當來,願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有時候他們來不了,我們應把水送到他們那裡。

   感謝主,哈利路亞。宏潔聽懂了,明白了,他的眼睛亮了。

   2006年10月17日,宏潔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臉色如同那潔白的床單:我要做決志禱告!!!我要受洗!!!

   我撥通了教會長老的電話,長老和牧師趕到了醫院,宏潔說話已經極其艱難了,征得他同意後,我將手按在宏潔的額頭上代禱:

   “我在天上的慈父、親愛的主耶穌:謝謝你愛我,為我的罪舍命釘十字架。現在,孩子來到你面前,承認我的罪並懺悔我的罪,我相信你的應許,接受你做我的救主,求你用寶血洗淨我的罪,赦免我的無知,住在我的心裡,給我恩典,做天父的兒女,求你讓我認識你,敬愛你,跟隨你,直到永遠。孩子卑微的禱告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

  宏潔極艱難但很清楚的應和著我說出了:阿門。由於他身體極其虛弱,無法行浸禮,改由牧師為他行了點水禮。

   我好高興啊,這是我第一個獨力傳道成功的弟兄,我為宏潔理了下被虛汗浸濕的頭發:弟兄,祝賀你得著了新的永恆的生命。願主的恩惠永遠伴隨你。病房裡響起了一陣掌聲,不知什麼時候病房裡已經擠滿了人。有醫生、護士還有病友。有些人感動的流了淚。

五,相送
  1,2006年10月18日,宏潔弟兄的情況急劇惡化了,醫院發出了病危通知書。我們趕到醫院時,宏潔弟兄已經處在昏迷狀態。

  2,2006年10月19日,我和十位弟兄姊妹全部守在醫院為宏潔弟兄禁食禱告,晚上九點四十七分,宏潔出現了嘆氣現像,呼吸機幾乎不起作用了,醫生告知現在隻能切開氣管幫助呼吸,那樣的話還可能延長生命一天左右,否則時間不多了。要家屬表態,宏潔弟兄沒有家屬,他赤條條的一個人在這苦寂的世上打拚,我們就是他的親人,我們決定要宏潔弟兄沒有痛苦的,有尊嚴的離開這個讓他心碎的世界,應主的招喚回天家。

  3,十點五十分,我們答復不同意切開氣管,要求醫院停止一切徒勞無功的搶救,去掉他身上的所有的儀器和管子,為他使用強力鎮靜劑,在他生命的最後時刻讓痛苦遠離他,我們鄭重的簽下了名字。我們大家圍在他身邊跪下來,舉起雙手向上主呼求:為宏潔弟兄禱告,主啊,慈愛的阿爸天父,祈求天國的恩門為他打開,接納這個在世上傷痕累累的孩子並恩待他。

  4,十點五十八分,宏潔弟兄沒有了心跳,瞳孔放大,醫生在死亡証明上寫下了這一時刻。宏潔弟兄安詳的有尊嚴的離開了這個塵世,他放下了一切的勞苦和重擔回到了慈愛的阿爸天父身邊了。他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他的生命是不朽的。弟兄姊妹們輕輕唱起了:感謝主,我們放下了勞苦和重擔,我們沒愁苦…當我聽到主愛呼聲,要我長離人世時,欣然應召不游移……

  5,2006年10月20日下午3時宏潔弟兄身穿潔白的聖衣,安詳的仰臥在鮮花叢中,我隨身配帶的純銀十字架挂在了他的脖子上,他的胸前安放著一個紅色的十字架。沒有鞭炮,沒有鑼鼓,沒有哭泣,沒有喧囂。隻有庄嚴和一片安詳,牧師讀經致辭:宏潔弟兄,你的軀體來自於塵土回歸於塵土……。

   宏潔弟兄啊,此刻你睡在主的慈愛懷抱中,多麼的平安喜樂,再也沒有勞苦愁煩,四周滿了弟兄姊妹們溫柔的愛,看一下吧,四周都是鮮花,聽一下吧,所有的弟兄姊妹和詩班都在唱詩贊美:

   唱頌我主大能慈愛,天家恩門為我們而開,在那光明榮耀的天家,主為我們預備地方,我們都要回天家。

   月有圓缺明黯,常顯主恩!人有生離死別,情同古今,萬物縱然變更,主愛永恆,主愛永恆……
六,宏潔弟兄謝謝你

   宏潔弟兄謝謝你,你要醫生轉交給我的遺言,我收到了,真得好感動。你的遺言竟是如此的有愛心:

  “劉弟兄及弟兄姊妹們:主已在呼召我了。感謝你讓我找到了回家的路,我不再孤苦和害怕,聖靈充滿了我。另:1,請按基督徒的方式安葬我;2,不要為我難過,我很高興回家;3,我的房子雖破但還能值些錢,捐給教會所有;4,我所剩下的幾萬元錢,請轉交我的女兒做學習之用;5,這兩個月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感謝主。弟兄姊妹們再見,我會像薇娜教授一樣,在天家為你們打開門,歡迎你們的到來。王宏潔 2006年10月17日夜”

   宏潔弟兄謝謝你,再見。你托付的事,每一件都會辦好,弟兄姊妹們會辦好的,放心吧,我會常去看你,我在世的日子裡永遠都會紀念你。
(寫到這裡我的心中有點酸酸的感覺,就此擱筆)

二00六年十月二十日二十一時於蓉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