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PCC靈修分享園地
關於部落格
  • 3668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使萬民做主門徒

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不要期望獨善其身,就像經濟不景氣,平民老百姓共同遭殃。世界的道德走下坡,我們也不能幸免於難。這個世界的趨勢就是,全人類距離越來越近,大家的命運都連在一起、互相影響。一個國家經濟崩盤,全世界受影響,一個國家感冒,全世界被傳染。

活在這樣的世界,我們該有怎麼樣的心裏準備呢?不要以為我不犯人、人不犯我。如果我不去影響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就要反過來影響我。不要以為社會道德敗壞,是別人家的事,它會一點一滴透過媒體、透過學校、透過文化、進入我們的家中,悄悄的影響我們的下一代。主耶穌說:基督徒如果不在這個世界上發揮光與鹽的作用,就失去了存在的功用,就要丟在外面讓人踐踏了。宣教就是基督徒向這個世界散發光、與鹽的見證,來影響這個社會。

在前兩次主日崇拜,牧師已經告訴了我們「為什麼要宣教?」宣教的目的是要帶領萬民來敬拜神,讓神的名得到榮耀。我們今天想要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宣教這個主題。我們憑著什麼動力去向人宣教?到宣教工場做了半天,到底又能達到什麼樣的結果?我們這群宣教的人最後的保障又在哪里?讓我們用馬太福音28章16~20節,一起來看「使萬民作主門徒」這個題目。


宣教的勇氣:主的權柄
「十一個門徒往加利利去,到了耶穌約定的山上。他們見了耶穌就拜他,然而還有人疑惑。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太16~18)

為什麼還會懷疑呢?
在主耶穌受死之後三天,從死裏復活,向門徒顯現。這是一件前所未有的事、也是件劃時代的大事。當我們看到整個聖經中救贖的歷史,耶穌正是舊約所預言彌賽亞的來臨,他完成了神應許的救恩,開啟了一個新的時代。人類不再被魔鬼的勢力所轄制,能夠靠著信靠耶穌,而脫離魔鬼的權勢。基督正是這個救贖的歷史的中心點。站在這個風雲際會的時刻,很少人能看得清楚整個事件的脈絡,若不是耶穌親自向他們解說舊約先知的預言,可能沒有人能知道,耶穌就是彌賽亞這個事實。

門徒們見了耶穌就拜他。在猶太人的觀念,只有神才能接受人的敬拜。可見在門徒眼中,已經認定耶穌就是神。然而還有人疑惑,整件事發生的太突然,他們不明白其中的意義。以致於對耶穌的身份仍然有疑惑。耶穌真的復活了嗎,還是我的幻想?耶穌真的是神的兒子嗎?他真的能救我們脫離罪惡的權勢嗎?懷疑是每一個的人在信主的過程中都有的經驗。原因就是對主的身份認識不清、對主沒有信心、不信他就是創造萬物的主宰,對他的權柄沒有把握。結果就是搖搖擺擺、半信半疑。說信好像也信,但就是不願更進一步委身,獻上自己為主所用。我們不願去為主傳福音,事實上就是對主的信心還有保留。你有這樣的經驗嗎?


我的失敗經驗:在我剛信主的第二年,有一回教會差派我與另外兩個弟兄,到社區去探訪、傳福音。我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心中充滿了害怕。當我挨家挨戶按門鈴,表示來意時,遭到許多人的拒絕,有的人根本不開門、有的人開門了不讓我們進去、有的人直接了當的拒絕了我們。最後我自己心裏害怕,都不敢將我是來傳福音的來意告訴他,只說我來做問卷調查。當他們讓我調查,問了十幾分鐘,仍然不敢進入福音的主題,怕再一次被拒絕。那是一次非常不愉快的經驗。事後我深刻反省,到底是哪裏出錯了?挨家挨戶傳福音這作法錯了,還是我自己根本對自己所福音沒有信心。我想,我的信心不足確實是重要的因素,它讓我根本不敢向人開口談自己的信仰。

耶穌在這個時刻:「近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主已經得到天地最高的權柄,世上的萬事萬物都服在他的權柄之下。我們若知道自己所信的是天地萬物的主宰,他擁有高過一切的權柄,我們又何必害怕呢?

腓立比書第二章說:「所以,神將他升為至高,又賜給他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 10 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 11 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使榮耀歸與父神。」(腓2:9~11)基督已經被神升為至高,萬物要服在他腳下。他對販夫走卒有權柄,他對執政掌權的也有權柄。我們不必擔心政治的變化。他對人心轉變有權柄,我們不必擔心人對福音的態度。他對宇宙萬物的變化有權柄,我們不必擔心被學科學的人笑我們是愚蠢。一切萬事的變化都在他的掌握之下,即使不幸的事也在他的允許底下。

我們有了這樣的認識,宣教就再也不是件可怕的事了。我是帶著宇宙萬物主宰的命令出來向世人宣揚福音的。我的能力軟弱,但主有最高的權柄。世人可以不服我,但是我的背後是差我出來的主,他的權柄是高過一切的。

今天世界的情形就是,什麼都服,就是不服神。不服神的結果就是:為自己塑造偶像。權力、金錢、情欲成為人代替神的偶像,我們拼命最求這些華麗的事物,尋求自我的滿足。什麼神?什麼永生?早擺到一邊去了。即使人心不服神,但人的命運仍然是在神的手中,有誰能掌握自己的生命,讓自己的生命再多活一刻?我們雖意志上不服神,卻躲不過在人生的結局,要面對神的審判。

所以弟兄姐妹們,讓我們清楚知道,我們出去宣教是帶著主的權柄出去的。不管世人的反應如何,他們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我們是神福音的使者,當我們帶著使命出去時,我不再看到自己的膽小,自己的軟弱,而是看到主高過一切的權柄、及主的能力。

有一位宣教士楊一哲,他蒙主呼召去到佤邦宣教,那是一個世界毒品的主要輸出地,一個龍蛇雜處,幫派橫行的地方。有一次他從山裏出來,路上遇到一個游擊隊,手上拿著一隻衝烽槍,對著他怒聲大喊,說的是緬甸的語文,他也聽不懂。當這個游擊隊員,衝過來拿著槍對著他時,他心想:完了,出師未捷身先死,為主宣道,結果是為主殉道。他本想反正要死,就跟他拼了,聖靈責備他,你出來傳道,怎麼變成了強盜了。他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指著天對游擊隊員大聲講道,用中文說:「我是天地萬物的主宰,主耶穌所差派來的宣教士,為了把福音帶到佤邦的人民。你如果敢跟耶穌作對,他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只看到那個人臉色一變,看著他的後方,不停的發抖,最後跪在楊一哲的面前,趴在地上,不停發抖。楊一哲用手一指說了聲:你走。他抱著槍,連滾帶爬的跑走了。這是怎麼回事?楊一哲他自己都不知道。但他深信是神保護了他,一個為主宣教的人,主必派遣天使四圍保護他。

弟兄姐妹,我們為主傳福音是帶著主的權柄,他是天地萬物的主宰,沒有任何權柄大過他。我們應該滿有信心的為主征戰。當200年前,馬禮遜坐船到中國宣道的時候,船上的人笑他:「中國人心剛硬,他們根本不會信你那套,他們會把你抓起來,你可能生命都保不住。你到那裏去,根本不能做什麼。」馬禮遜回答:「我不能,神能。」你相信神的能力嗎?你相信基督的權柄嗎?你所傳的道不是你的,是基督派你出去傳的,有了這樣的信心,我們應該勇敢地走出去,無所畏懼,為主傳道。


宣教的內容:作主門徒
「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或作:給他們施洗,歸於父、子、聖靈的名)。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太19~20a)
我們都十分熟悉這段話,這是主耶穌給我們的大使命。句首就是一個連接詞「所以」,表示耶穌向我們頒布大使命,與他擁有天上地下最高的權柄有因果的關係。因為他是天地的主宰,他有權利命令我們去普世執行他的計劃。因為普世萬民都在他的主權底下,所以他在乎那些還沒有聽到福音的人,他願意向萬民發出呼聲,呼召他們歸向神。

大使命的內容是什麼呢?這句話有四個動詞:去、使作門徒、施洗、教訓,其中主要的動詞就是使作門徒,這是命令語氣,代表這是是主耶穌對他們的的命令。這命令重不重要?非常重要。因為這是主在復活之後、升天以前一再對門徒的吩咐。我們知道人在離開世界之前,所留下的最後的話,通常就是他最在乎的事。可見主非常看重福音的大使命。在四福音中、及使徒行傳中,都記載了主叫門徒向萬民傳福音的命令。既然是主的命令、又這麼重要,我們就必須聽從。從教會的歷史中我們也看到,整個教會遵行主的命令,改變了人類的歷史。

我們有心要遵守主的命令,要讓萬民作主門徒。但這裏有個先決條件,這些領受命令的人都是主的門徒。他們必然要自己先是主的門徒,才可能使人做主門徒。我們就是主的門徒代代相傳帶領出來的一群人。我們這些被帶領成為基督徒的人,同樣的也應該是主的門徒,如果我們不知道自己門徒的身份,或者不願意做主門徒,是不可能帶領人做主門徒的。
那首先我們就要知道,做主門徒是什麼意思?「門徒」這個字只出現在四福音及使徒行傳。按照字典這字本身有學生、追隨者的意思。
跟隨主:首先我們看耶穌親自呼召門徒跟隨他,所以門徒首先就是願意回應主呼召,跟隨主的人。
從主身上學習:「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太11:29)
願意為信仰上代價:「於是耶穌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太16:24)
• 順服主的差遣:「耶穌叫了十二個門徒來,差遣他們兩個兩個的出去,也賜給他們權柄,制伏污鬼;」(可6:7)

所以當一個門徒是不容易的,那我能不能不當門徒、只當信徒呢?聖經中從來沒有有把門徒、與信徒,當作基督徒中的兩種階級,分別看待。行傳中也把後來歸信的人稱做門徒、有的地方也稱為信徒,門徒、信徒不是基督徒中的兩種階級,只是信徒強調歸信福音,門徒強調跟從基督。一個人歸信基督,也就應該跟隨他、順從他、為信仰付上代價。這不是一個判斷得救不得救的條件,也從沒有門徒比信徒更進深一級的想法。就像追求成聖一樣,是每一個信主的人都該努力追求的,如果我們還做不到,就要好好努力反省、靠著聖靈的幫助再加油。並不會有:「如果還作不到,就不得救。」這種說法。
我們了解作門徒的意義了,那要如何使萬民做主門徒呢?聖經告訴我們去、施洗、教訓,這三個分詞就是描述使人做門徒的三個行動。接下來我們一一討論:

1. :到未聽聞福音的人那裏去。要去首先要知道萬民在哪裏?也就是先認定我們傳福音的目標,就是所有未信的人,包括我們身邊未信的親友、遠在海外未曾聽聞福音的人。這些都是我們應該主動接觸的對象。主耶穌命令我們去,不是叫他們來。我們慣常都有一種惰性,喜歡躲在教會這個安全的空間,與志同道合的人交流。好像是向外界宣稱:「天國之門為你開,要得永生快進來!」主耶穌從來沒有叫我們被動地躲在教會這個小圈子內,守株待兔。像在池塘里釣魚一樣。主叫我們把船開到水深之處,下網打魚。要做到主的命令,有時候就要犧牲自己的喜好的環境、到一個我們不願去的地方,違背我們原本的害羞個性,主動的向人付出關心。這對我們來說真是難啊!

歷世歷代的宣教士都走過這一條路,貴州的石門坎原本是個非常偏僻的蠻荒之地。十九世紀末,苗族人躲避戰亂跑到這裏來,有四個苗族人聽說有一位宣教士,來到了中緬邊境辦學校,他們走了幾天的山路。邀請這位宣教士進來石門坎。這位22歲年輕的宣教士伯格理,一個人來到了石門坎,一切從零做起,學習苗語、發明文字、翻譯聖經、辦學校、開教會、辦醫院、改正當地人喝酒的惡俗。他的工作極其艱苦,要克服固有文化對他的抵抗。他完全把自己當成一個苗人,說苗語,吃、住完全與他們一樣。甚至在英國為他們爭取奉獻。他常常在困難時,一個人掉淚,主的大使命激勵了他。他之所以千里迢迢被主帶到中國來,不就是要帶領一群人歸信主嗎?他為當地人治病,打疫苗、種牛痘、照顧麻風病人。花了28年,開辦了100所學校。把石門坎改造成苗族文化復興的中心。造就了上萬個學生,以及苗族歷史上第一個博士。最後被傷寒傳染,51歲就英年早逝,埋葬在石門坎,可以說是為苗人擺上了一生。他死時,上千苗人為他痛哭失聲。

他不是待在英國舒適的環境,而是為了中國人聽聞福音而獻上自己,走進最偏遠的邊疆。從伯格理離世到現在差不多100年了,石門坎的事跡仍為當地人所津津樂道。就連當年在貴州擔任省委書記的胡主席,也不能不對伯格理發出讚嘆。
我們身為中華兒女的,不知道會不會有種感恩圖報的心,看到前人為福音捨身,我們也該急起直追。我們有12億的自己的同胞尚未歸主,能不能從我們當中也有當代的伯格理出來。去到主所要我們去的福音前線,為主做工。「去」是使人作主門徒的第一步。如果我們仍貪圖安逸的環境,沒有主動的出去,最後必然一事無成。初代的門徒如果一直待在耶路撒冷、不被逼迫四散分開,可能今天還沒有人來向我們傳福音。我們今天的外邦基督徒,所信的福音是有人冒著危險,千辛萬苦傳過來的,我們也是應該走出去,到福音需要的地方。


2. 施洗:使人做主門徒第一步是有人願意去未信的人中間,將福音傳講得全備,讓他們歸信基督。我們的責任是把福音傳講清楚,並邀請人接受。歸信的過程是聖靈的工作,不是靠我們的口才,不是靠我們用智慧說服別人。但是,我們絕對不是袖手旁觀,而是要積極的參與在其中,用各樣方法,把人完完全全地帶到主面前來。主的工作要人的順服來完成,這是主給我們的權利,他本可以自己做,也可以派天使來做,一定比我們做有更大的果效。但是主卻要我們來做,這是他看重我們,讓我們與他同工,借此激勵我們的信心。

在一個人信主了之後,接下來一步是為他們施洗,歸入父、子、聖靈的名下。這是與歸信同樣重要的。初代教會的人受洗與歸信是連在一起,一信主就必然受洗,這是個常理,沒有例外。為什麼受洗重要呢?因為它代表了重要的屬靈意義,不單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儀式。受洗的背後,代表我們歸信主的人,要在主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基督在十字架上被釘死,而我被浸在水裏,代表過去的舊我與他一樣已經被釘死。基督又從死裏復活,我從水裏起來,代表我也領受一個復活的生命,不再是過去的我,而是基督的新生命在我裏面活著。要使人成為主的門徒,不能不明白這層意思,不是舉手決志,口裏說信主就大功告成了。一定要讓信主的人明白受洗的意義,乃是要告別過去犯罪的本性,把它釘在十字架上,在死的形狀與基督聯合。然後決心活出新生命的樣式,在復活的形狀上與主聯合。不願與主同死、同復活是不能做主的門徒的。我們一定要在傳福音時跟慕道友講清楚,不要糊裏糊塗信了,後來發現與自己的期望不合,又糊裏糊塗的離開。一個作主門徒的人絕不能如此。

另外有的人會有個疑問,施洗時「奉父、子、聖靈的名」是什麼意思?「奉父、子、聖靈的名」原文「進入或歸入父、子、聖靈的名裏」。「父、子、聖靈」是神的三個位格。而這裏的名,原文卻是單數,表示只有一個「名」,這句話包含了三位一體的真理。名字代表一個人的實際,父、子、聖靈的名就是代表三位一體的神。所以受洗「歸入父、子、聖靈的名」,就是藉著洗禮將人帶進,與三一神屬靈聯合裏。我們得重生是三一神拯救的作為,聖父在永恒中定下旨意、聖子成全救恩、聖靈進入我們內心感動我們,我們才得以放下自我,接受福音。受洗的過程三一神也是積極參與在其中,我們藉著受洗,表明與主同死同活,進入父、子、聖靈裏面,與他們聯合。

這不僅是個外表的儀式,我們千萬不要輕忽它。有的人有錯誤的觀念,信就得救了,受洗不受洗不重要。甚至引用十字架旁與主同釘的強盜,沒有受洗也一樣得救。我們今天不是在講如何才能得救的問題,是講遵行主吩咐的問題。能遵行主的吩咐時不去遵行,這是代表什麼?十字架上的強盜根本沒有受洗的機會,如果我們今天也是身不由己、無法受洗,那沒有話說。如果是信心還有保留,能受洗而又不願受洗,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可能是我們信心還有疑惑?可能是我們不願為主付上代價?可能是我們還沒有決心與主同死同活?不管如何,當事人自己要好好問自己為什麼不願受洗。如果明白主要我們作他的門徒,緊接著就吩咐我們為信主的人施洗,就可以知道,信主與受洗是連在一起的,受洗有深刻的屬靈意義、不是我們可以隨意忽視的。


3. 教訓:最後一點使人作門徒的途徑,就是教訓信主的人遵守主所吩咐的話。三字經有句話
∶「子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我們帶領了一個人信主,然後就不管他了,放任他自生自滅。這像不像生了孩子,卻不教養他。如果他最後信心喪失,離開教會,那是誰的責任?身為主的門徒,既然領受了主傳福音的大使命,就要把事情做到底。把人帶進門了,還要將主的話教導他們,讓他們遵行主的命令。

耶穌說:「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這人就是愛我的;愛我的必蒙我父愛他,我也要愛他,並且要向他顯現。」(約14:21)雅各書又說:「你們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可見遵行主的命令是何等重要,要做主的門徒,不能把主的話當耳邊風。耶穌的門徒中有好多人半途而廢、離開了他。約翰福音中說:「他的門徒中有好些人聽見了,就說:這話甚難,誰能聽呢?」這些人到哪里去了?又回到世界中追求自己的利益了。他們還是門徒嗎?根本不追求主了,當然算不得門徒了。我們傳福音,是要讓人作主門徒,一定要讓人知道作門徒的要求就是要順服主,如果說自己信主,結果還是自己作主,最後他的信心一定是搖擺不定。因為根本信主的心態就不對、沒有做門徒的心理準備。我們傳福音,絕對不可以把人糊裏糊塗的帶進教會,最後又讓他們糊裏糊塗的走掉。這在主面前是無法向他交賬的。

帶領人做門徒的目標是,把主的教訓教導門徒,讓他也能去教導別人。提摩太後書中說:「你在許多見證人面前聽見我所教訓的,也要交託那忠心能教導別人的人。」如果他也能去帶領其他的人做主的門徒,訓練的目的就達到了。我們雖然沒有親自跟隨過主,但是主的教訓卻代代相傳,傳遞到我們身上。我們的責任就是,繼續的將它傳遞下去,讓人作主門徒,並能忠心把主的教訓繼續向別人傳遞。所以我們出去宣教絕對不是做蜻蜓點水的工作,(hit and run)打了就跑。我們去的時候做的轟轟烈烈,我們走之後就後繼無力。我們宣教的策略是建造一個能夠延續下去的事工。工作的果效要延續,一定要有人被建造起來才有用。人的建造需要長時間的投入,絕不是蜻蜓點水所能奏效的。所以教會支持任何宣教機構,差派短宣隊,絕對是連續幾年做下去,一棒接一棒,不斷繼續傳下去。就算不能經常過去看他們,平時還是用網路電話連絡。為了要建立一群忠心,又能夠去教導別人的人。

福音的火種、薪火相傳、生生不息,傳了兩千年還沒有熄滅。這就是因為教會遵行主給我們的大使命,往萬民中使人做主的門徒。我相信這個使命在我們手中更會發揚光大,繼續代代相傳下去。


宣教的保障:主必同在
「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19~20b)
宣教不是一件浪漫的事,是一場屬靈征戰。在宣教的工場,就是爭戰的前線,我們可以說是曝露在仇敵的攻擊之下。我們要去把人心從撒旦的權勢底下奪回,仇敵不會輕易罷休,牠會利用各種可能的機會攻擊我們。在這個時候,主的同在就是我們爭戰的最大保障。

我們平時不感受到神的同在有何不同,好像神同在只是個表面上祝福的詞句,沒什麼意義。一旦自己面臨爭戰的時候,就有強烈的需要,希望神的同在。此時最想做的事就是向神發出禱告:「神啊!求你保護我,不要離開我。」

神早就應許我們,當我們是為了神而爭戰時,神絕對會保護我們。舊約有許多經文提到以色列民與外邦爭戰的時候,神曾安慰他們:「你出去與仇敵爭戰的時候,看見馬匹、車輛,並有比你多的人民,不要怕他們,因為領你出埃及地的耶和華─你神與你同在。」(申20:1)耶路撒冷的居民面對強敵的時候,神安慰他們:「耶和華對你們如此說:不要因這大軍恐懼驚惶;因為勝敗不在乎你們,乃在乎神。」(代下20:15)

主耶穌也同樣給我們應許,當我們為了大使命出去,使人作主門徒時,他就必定與我們同在。他絕不會留下我們一人孤軍奮戰,我們有這樣的應許,心中充滿了平安,這是我們得勝的保障。

自2006年起,我們教會就一直在服侍一群遠處的弟兄姐妹。有一年局勢正緊張,為了怕惹麻煩,盡量不通電話、也不寫電郵。與他們聯系十分不便,久不連絡,似乎就斷了音訊了。我當時己經計劃好要過去,但又不知道他們是否另有安排。臨時接到通知,他們今年不需要了。那是我心中充滿了焦急,常常舉目望天禱告,好像服侍了幾年,似乎有種接不下去的感受。我就求神另外安排行程。我告訴一位弟兄,我想出去,但是不知去哪裏?弟兄幫我問了一下,終於找到了一個地方有需要。我心中充滿了感謝,終於能夠上路了。

那年冬天,天氣惡劣,我經過長途旅行,終於到達宣教的場所。第一天晚上睡得不安穩,夜裏4點爬起來,頭痛欲裂,我趕快吃了兩顆止痛藥,倒下再睡。沒有一點效果。我心想糟糕了,8點要開始講道,老遠跑過來,這下怎麼辦?我跪在床前禱告,想到了牧師、以及教會裏為我代禱的弟兄姐妹們,他們的面孔出現在我的腦海中。我想到了我不是一個人在這裏,眾人的禱告與我同在,主自己與我同在。我出來是為主做工,主一定會醫治我的,我迫切向主禱告。十幾分鐘後我躺下去竟然漸漸睡著。7點起來頭已經好多了,8點聚會我完全正常,連續與弟兄姐妹分享3天的信息。經歷了這事以後,我心中充滿感恩,對主更有堅定的信心。他沒有撇下我不顧,在困難中,給我足夠的力量服侍他。這是我親身的經歷,你也可以經歷同樣的見證。

你是主的門徒,當你願意獻上自己服侍他的時候,他必負責到底,他不會撇下你孤單一人、面對困難,必要與你同在。弟兄姐妹們,主是信實的,只要我們願意服侍他,他一定會賜下足夠的力量。這是你可以親身經歷的事。


結論
從上面這段經文的討論,我們知道了宣道的大使命需要主的權柄,他是我們宣道勇氣的來源。宣道的行動是要帶領萬民做主的門徒,其中包括去到還不信福音的人中間、為相信的人施洗、教導他們遵守主的命令。宣道的保障是主必與我們同在。

大家聽過了有關大使命的信息已經非常多了,可是為什麼真正願意付諸行動的人並不多呢?因為當門徒是要付出代價的,要為主傳福音,需要花上功夫裝備自己。我們今天生活都已經這麼忙了,怎麼還找得出時間來裝備自己,學習作主門徒呢?大家不要氣餒,你的難處,也是我的難處。我也是整天忙得時間不夠用,好多該做的事都只好先放在一邊。不要為自己現在還不能積極投入而灰心,住所想我們要的是一顆順服的心,我們只要把人生方向對準了主,將來一步一步就會走到這個目標來。最怕的是我們連一個願意的心都沒有,那就不可能再能期待有什麼事會發生了。你願不願意把自己獻給主,順服他的命令,自己做主的門徒、還願意有一天能帶領人做主的門徒。只要你有一個願意的心,主就會讓事情慢慢成就。

有時我們想到前面的挑戰又大又難,會懷疑自己是不是不自量力?普世福音的工廠這麼大,四十幾億的人還沒有信主。我只是一個小角色,就算窮一生之力有能做什麼?200年前中國沒有一個基督徒,120年前韓國沒有一個基督徒,如今呢?中國有將近8000萬,占人口的6%,韓國有將近1500萬,占人口的31%。韓國有一萬多宣教士向海外宣道,遍布世界各地,是美國以外最大的宣教國家。不要忘記在100年前,什麼都沒有,沒有人看好會有今天這樣豐盛的成果。那第一個做這件事的人是不是傻瓜呢?不是的,神感動了他,他順服了神的命令,就帶著一股傻勁去做了。許多人就都被神感動,前仆後繼的投入。

宣教是神的手在動工,如果不是神的祝福,誰有辦法在沙漠裏開江河、在曠野中開道路。我們是一滴水,福音的工場像一片沙漠,當一滴水滴在沙漠裏,瞬間就不見了,但一滴接著一滴,匯聚成源源不絕的大河,沙漠就被改變成為綠洲了。我們今天的投入,後代的子孫就能看到福音的成果。這是我們所堅信的,我們信的不是自己的能力,而是神的能力,因為基督命令我們去使萬民作他的門徒,他就一定會做成這事,你信基督的話嗎?你願意聽從他的命令嗎?你願意以行動投入宣教的工作嗎?就從今天開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