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PCC靈修分享園地
關於部落格
  • 3571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黑白分明》讀後感

本書嘗試向華人讀者推介基督徒倫理觀念,華人一向重視道德倫理教訓。當我們在做每一個倫理判斷時,處境常常不是非黑即白,抉擇的過程並不容易。應該要根據堅固的聖經基礎、經過扎實的理據推論、通過嚴格辯證的考驗。才不會流於空中樓閣,不著邊際。
 

作者:羅秉祥是耶魯大學哲學博士,專攻宗教倫理學,他在香港浸會神學院教書。

內容摘要:
1. 正義戰爭論:有的人提倡和平主義,主張不管在任何情況下,國與國的衝突都要按和平方式解決,任何形式的戰爭都是罪惡。但是將和平主義應用在解決國際爭端時,常常是顯得軟弱無力。因為它總是姑息挑起爭端的好戰分子。這時就如同個人會為自衛的緣故,對威脅生命的敵人作出攻擊。一個國家也可能因為維護自身的生存,與另一個另一個國家發生戰爭。按照聖經的原則,正義戰爭論優於和平主義。正義戰爭的條件是:
就開戰條件而言
(1)只可為保衛國家、不可以為侵略而戰。
(2)必須由國家最高合法權威來宣戰。
(3)要竭盡所有努力用和平方式解決問題,在一切和平方法都失敗後方可動武。
(4)發動戰爭動機必須正當,堅守原初決定開戰的動機。
(5)倘若成功機會不高,儘管有正當的開戰原因,也徒然招致不必要的傷亡。
(6)衡量戰爭的代價,如果所要付出傷亡代價太高,超過戰勝後的收益,便是得不償失,不應開戰。

沙場守則:最重要的是要堅守,分辦戰鬥人員與非戰鬥人員,軍事設施與非軍事設施。不可以蓄意傷害平民,毀壞非軍事設施。從以上論點看來,正義之戰絕不是兒戲,是要為了保護生命的安全,而非為報復。

2. 墮胎的問題:墮胎是個爭論性非常強的倫理問題,因為它關係到眾多婦女的權益、國家的人口政策。這個問題爭論的關鍵就是:「胎兒是否是人?」這裡當然有種種立場,有人認為一個受精卵就可被視作人,就法律上說,胎兒出生之後才能算是人。生命是連續成長、越來越成熟的。介于懷孕與出生的期間,生命絕對不是突然出現的。那這條線要劃在哪里呢?作者主張自受精開始,一個潛在的生命已經形成。雖然還沒有成長到具備完整生命的各類條件,如感知、理智、自我意識。但卻具備成長為完整生命的潛力。即使為了百分之一胎兒是人的可能性,墮胎也不應該實行。他舉的例子是,當我們無法確定屋子裏是否有人時,向內開槍就是個不道德的行為。所以他認為原則上墮胎是不道德的。但有兩個例外情況:第一個是所謂的「治療性墮胎」,就是胎兒會危害到母親生命時,為了治療母親而不得已的墮胎;另一個情況是被強暴而懷孕時,婦女有權利墮胎。他的理由主要是:在這種情境中胎兒不是無辜的,他會造成孕母的身心極大的痛苦、甚至死亡的威脅。他所舉的一個例子是,假如有一個人在沉睡的時候,被人下了麻藥,在他昏迷時,將一個心臟血管已經失去功能的病人,接在他的循環系統上面。從此他的心臟要負擔維持這個病人生命的功能。當他醒來時,知道這件事後,不願意接受這個負擔,因為這完全沒有經過他的同意,他是否有權利要除出去這個病人的依賴。雖然除去後,這個病人會死亡,他也沒有道德的責任。因為維持病人生命這個責任,是強制加在他身上,未經過他同意的。強姦懷孕的胎兒就如同這個病人,它並非是無辜的, 因他存在的活動威脅到另一人的存在,因此奪去他的生命,不會構成道德上的謀殺,這是孕婦合理的自我防衛。除了這兩個條件以外,亂倫、或嚴重殘障是兩個比較難處理的情況,他還是傾向將兩種情況懷孕的胎兒當作人來看待。

3. 同性戀的問題:同性戀行為, 不是在討論同性戀的性傾向,而是討論同性之間性交之意。有很多同性戀者稱, 他們的同性戀傾向是先天遺傳的, 正如人不能改變眼睛的顏色, 所以同性戀者也不能夠改變他們的同性戀傾向。支持同性戀者認為:既然先天的傾向不能改變,而人都有性的需要,按著此傾向作出滿足自己性需要的行為,只是個人自由的選擇, 並不是道德問題。

基督徒所譴責的並不是無法改變的先天傾向,而是行出來不道德的性行為。這在對待異性戀、同性戀是一視同仁的。在聖經之中,婚因以外的性行為就是通姦,在神的眼中就是罪。作者指出天生的傾向不能就用來支持行為的道德性。因為假如性取向純粹是一種非道德的品味個人選擇, 那麼戀童癖的人與兒童性交、戀獸癖的人與野獸性交,也可成為非道德性的個人選擇, 別人不應評論。人類的性行為, 不管是在多麼隱私的情況下進行, 也有是非對錯之分。我們擁有私隱權, 並不能伸展到不道德的行為上。例如:我們沒有強姦或殺人的權利, 若本身的行為是不道德的, 這行為不論在何處或怎樣進行, 它仍是不道德的。

結論:本書作者站在基督信仰的立場,思考了許多倫理問題。面對各種角度發出的挑戰,提出理據來辯證。在倫理學著作缺乏的華人教會界,本書是本難得的好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